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焦点人物 
乌里·希克:我不肯定中国艺术的前景会乐观
                            
日期: 2008-1-18 16:36:27    编辑:     来源: 东方早报    

 

    乌里·希克是公认的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收藏家,自1985年始,他收藏了大批油画、装置、影像和雕塑,王广义、艾未未、张晓刚、周铁海、张洹等艺术家的作品均在其中。希克位于瑞士卢塞恩的私人城堡,如今已经成为他的中国当代艺术城堡。

    希克私人城堡中的藏品涵盖了几乎所有中国当代艺术家:

    王广义、艾未未、张晓刚、张洹、郑国谷、曹斐、黄永砯、龚剑、洪浩、阚萱、李大方、琴嘎、邱黯雄、周啸虎、颜磊、陈羚羊、徐震、顾德新、宋涛、李松松、杨福东、章清、王兴伟,梁绍基、卢昊、孙原/彭禹、杨茂源、杨振忠、杨志超、陈劭雄、海波、萧昱、周铁海、谢南星、杨冕等等

    2008年度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1月15日在北京颁出,刘韡获得最佳艺术家奖,曾御钦获得最佳年轻艺术家奖,艾未未则凭借去年参加卡塞尔文献展的《童话》获得了终生贡献奖。

    获奖名单并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问题,这个两年一届从1998年开始持续至今的中国当代艺术奖,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中国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奖项。作为中国第一个当代艺术奖项,它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在中国当代艺术很大程度上还处于地下状态的时候,这个奖项的国际背景帮助中国艺术家们引起了西方重要策展人、收藏机构和艺术商人的关注。


 

    CCAA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作用毋庸置疑,创办并从资金上一直支撑着这个奖项的乌里·希克功不可没。虽然始终有批评者认为,希克创办CCAA的目的并不单纯,除了推广中国艺术之外,他还希望通过这个奖项更方便有利地收藏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这个奖只是他收藏策略的一部分。但是这些非议不能阻挡希克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持续收藏和深入介入。

    乌里·希克是公认的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收藏家,自1985年始,他收藏了大批油画、装置、影像和雕塑,王广义、艾未未、张晓刚、周铁海、张洹等艺术家的作品均在其中。希克位于瑞士卢塞恩的私人城堡,如今已经成为他的中国当代艺术城堡,2000件左右的中国当代艺术品被存放在里面。藏品全面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线索,可以说希克收藏了整个的中国当代艺术史。今天在国际上大红大紫的中国艺术家们最初都有赖于他的提携、引荐,希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2005年英国出版的《艺术评论》把希克列为世界艺术最具影响力人物100强中的第81位。中国艺术界也流传着一些充满调侃意味的艺术势力排行榜,乌里·希克永远都名列前三。记者刚刚收到了东方视觉网制作的一套扑克牌,它让人想起了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军发布的通缉令。不同的是,伊拉克高官们的照片变成了在中国艺术界呼风唤雨的那些人物。在这副按照影响力排座次的扑克牌中,乌里·希克是“小怪”,仅次于“大怪”格林斯潘(暗喻市场操纵了中国当代艺术)。近日,刚刚颁完2008中国当代艺术奖的希克来到上海,早报记者昨天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早报:几乎可以说,你是造成中国艺术今天被追捧局面的最重要的一个人。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这么热,对你的收藏有哪些影响?在采访尤伦斯的时候他曾经说,他现在已经快买不起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了。

    乌里·希克:我的收藏也进行得越来越难。虽然我还在不断地购买一些艺术作品,但是价格贵了很多。我也快买不起了(玩笑)。市场热得有点过,所有作品的价格都被抬高,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没有标准统统飙升。我认为从目前来看好的艺术品价格并没有到位,大部分却超过了应该有的价值。现在这个市场还不会分析好的还是坏的这样的问题。因此,我现在只能去寻找一些还不是那么贵的艺术家作品。

    早报:有不少人认为,你拜访过的中国艺术家工作室可能比中国大部分的策展人和批评家都要多。你在寻找什么?你的收获大吗?

    乌里·希克:我跟中国策展人彼此互通有无,交换艺术家资源。虽然他(坐在旁边的策展人顾振清)并不会同意这样的说法,但是我认为我的确比中国的策展人们走访的艺术家要多。我到过许许多多年轻艺术家的工作室,从南方到北方,从大城市到中小城市。这几年来,我拜访过的艺术家肯定在1000人以上。可是现在要找到有意思的作品和艺术家越来越难了,也许拜访了10多个艺术家都碰不到一个我感兴趣的。跟风的艺术家越来越多,独立思考、个性化创作的越来越少。

    早报:能否将上世纪80年代以后涌现出来的那批艺术家跟现在这些艺术家作一番比较?

    乌里·希克:20年前涌现的那批艺术家,他们受到了很多的社会压力,他们也一直在作品中体现出自己的反抗,所以他们有一种激情、力量。现在的艺术家遭遇的压力依然还存在,但是强度小了很多,艺术家感受到的氛围不一样了,于是他们关注的话题发生了转变,开始转向自己的内心等等。这是不同的社会状况下必然产生的艺术态度。以前的艺术家代际划分可能要20年才算一代艺术家,现在代际更新似乎加快了,10年甚至5年就是一代艺术家。他们的文化倾向都还不甚明确,使得作品也有些难以辨认。但危险之处在于,很多艺术家———有些可能以前是很优秀的艺术家,开始复制自己甚至复制别人。这是二流甚至四流艺术家才干的事情。

    早报:你帮助很多中国艺术家在国际艺术市场和艺术声誉上得到了很多,他们的作品和个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喜欢这种变化吗?有评论说,很多中国艺术家身上有“暴发户”气息,你觉得呢?是不是缺少独立批评的声音让他们保持清醒?

    乌里·希克:就作品的变化而言,有的喜欢,有的不喜欢。当然,还有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从未有什么变化。艺术家愿意改变自己的材料、风格、想法,我表示尊重。毕竟,现在没有谁能够像意大利画家莫兰蒂一样一辈子只画瓶子。有一些艺术家的确像暴发户,但是我觉得这不能光指责艺术家,这是社会造成的。艺术家的作品虽然卖出了很高的价格,其实他们自己并没有拿到很多钱,大部分钱都被画廊等中间人拿掉了。缺乏独立批评,是中国艺术目前很严重的一个问题。对艺术家来说,没有人能提醒他们该注意些什么,指出他们的缺点。对收藏家来说这也同样危险,很多收藏家有钱并大量购买,却并不懂艺术。各种展览前言等学术文字都不是独立的信息。中国艺术被市场操控了,缺乏制衡的力量。

    早报:那么,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景感到乐观吗?

    乌里·希克:好的未来依赖于艺术家们创造出更好的作品。我不肯定中国艺术的前景是否乐观。今天,中国社会比西方要丰富得多。艺术家遇到了好机会,应该有好的作品才对。西方很多艺术家都没有中国艺术家富有,他们的艺术很棒,他们只是缺少一本中国护照。


 

 【今日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