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财商频道 > 详细内容

张颂仁首度公开回应“丢画”事件

2013年12月23日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李昶伟

张颂仁

  张颂仁发自北京 “丢画风波”二十年后再起波澜。日前,关于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艺术家丢画事件的一篇文章在艺术圈内引起关注。1993年,中国艺术家首次集体亮相国际大型艺术盛事威尼斯双年展,但双年展之后,王广义、刘炜、喻红、李山、孙良等艺术家部分作品丢失也一度成为悬案。12月16日,艺术媒体《墙艺术》报道《93威尼斯双年展丢失作品找回》,当年参展艺术家孙良、李山于10月28日在香港汉雅轩找回20年前丢失作品,矛头指向香港汉雅轩画廊主人张颂仁。针对艺术界的怀疑与猜测,19日,张颂仁以汉雅轩名义发表公开声明。

  张颂仁:代收作品非正常业务 清点四箱漏一箱“

  汉雅轩在这个项目中只是一个受托的临时保管方。威尼斯退回的作品齐全与否跟汉雅轩无关,我们也不知道在意大利和转运期间有哪些作品丢失,汉雅轩的受托内容仅限于接收货物并通知画家取回作品。”张颂仁表示,汉雅轩和他本人并没有参与1993年6月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组织工作。但是,在展览结束之后一年,也就是1994年8月,在参加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画家作品因无法入境中国而滞留天津港后,相关人士作为私人朋友委托汉雅轩在香港帮助,代为接收。

  张颂仁回忆,汉雅轩于当年8月在香港根据运货单接收到五箱货物,但没有货物清单。“1994年10月,我们整理出一份此时汉雅轩所接收作品的清单,而这份清单与我所看到的威尼斯双年展画册上的作品数量并不吻合。我们收到的总共包括以下作品:刘炜两张,余友涵一张,方力钧一张,耿建翌三张,张培力四件,冯梦波一组九张,王子卫三张,王广义一组两张,丁乙一张,宋海东雕塑一组(67件加两张片子)。并不包含喻红、徐冰等人的作品。随后,汉雅轩将这份所收作品清单传真给了承运方。”张颂仁表示,收货后由于事务繁杂,汉雅轩仅对四个箱子内包装的件数进行了初步清点并将收件单传真给委托方,而遗漏了第五个箱子。

  第五个箱子的发现是源于汉雅轩将于2014年1月举办的三十年庆。“我和策展团希望挑选100件汉雅轩历年来最精选的藏品捐赠给香港政府。这是我一辈子第一次为自己办展览,所以汉雅轩同事从八月底开始整理仓库。在这次全面、细致的清点中,同事才发现仓库中有一个箱子,也就是当时遗漏清点的第五箱,其内存有孙良、李山等四位画家的7幅作品(分别为:李山一组三件,丁乙两张,王广义一组两件,孙良三张)。随后,我们立即主动通知画家取回作品。李山和孙良于2013年10月29日取走作品。”

  回应质疑:不知孙良、李山作品在汉雅轩

  针对孙良、李山的质疑,张颂仁澄清:“过去,孙良先生和李山先生的确和我沟通、索要作品。但是,由于他们的作品并不在汉雅轩当年整理的清单内,我们也不知道当初清点失误,因此,我们一直认为他们的作品并不在汉雅轩。”

  张颂仁说,1994年清单给出后,他们就通知艺术家来取作品,艺术家们的回应不一,有的艺术家自行前来提取作品,如丁乙的一件绘画到2000年才取走,而宋海东的作品至今还没有来取走。“事实上这本身也是越界帮忙。理论上我们应将所收到作品移交委托方,由委托方,也就是该展的正式经办人,向艺术家归还作品。但考虑到当时的历史境况,由我们来代劳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

  “由于事情发生在二十年前,上述代收作品转交画家的行为也不是汉雅轩的正常业务,仅是汉雅轩出于解决他人困难的帮忙行为,当时并没有进行严格的库存,因工作疏漏造成一箱7幅作品未能及时返还画家,对此,汉雅轩对相关画家本人和关心此事的朋友深表歉意。”张颂仁这样表示。

  栗宪庭:应还原彼时彼地的情景

  二十年前的丢画真相究竟如何?1993年中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中方策展人栗宪庭也是组织者之一,栗宪庭日前回应媒体时表示,当年的很多情形需要各方回忆拼接才能更符合事实。“丢作品的事是弗兰转给我的话。我当时提议转到汉雅轩,这提议建立在90年代起不少艺术家与汉雅轩已经有代理关系。艺术家可以单独与汉雅轩联系作品的结果。但无论如何把这样一件往事脱离当时的情景去‘渲染’,诸如‘上亿’说法,就有煽动性,当时没有值多少钱的概念。必须抱着还原彼时彼地的情景的态度去做媒体(报道)。”

  孙良、李山向媒体表示,已请律师在英国一家专门负责寻找丢失艺术品的国际机构进行备案。诚如栗宪庭所言,二十年前的“丢画”事件的确需要多方亲历者回忆、印证,澄清事实。至截稿前,南都记者还未找到此事件直接当事人弗兰,她所掌握的线索也未得到众多参加当年双年展艺术家的进一步追忆、确证。南都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的进一步发展。

  一方说法

  弗兰:丢画成“心病”,当年艺术品进出关难题是源头

  当年艺术家参展作品回程为什么会滞留天津港并辗转津、港两地由汉雅轩出面接收?张颂仁所说的历史情况在意大利人弗兰那里有印证。时任意大利驻华使馆工作人员的弗兰也是中国艺术家1993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最重要的组织者之一,也是几乎全程参与了双年展前后的具体事务,在与王南溟的访谈《弗兰与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东方之路”的前前后后》中,弗兰曾详细提及自己的“心病”——— 丢画事件。

  埋下隐患:运出中国时当成“工艺品”

  弗兰说,中国艺术家得以参加那年的双年展和一个意大利贸易商U m bertoA ndalini有关,他联系上了1993年双年展的总策展人奥利瓦,也是他为那次展览找到的资金,包括请奥利瓦到中国的费用。

  在弗兰描述中,奥利瓦到中国选定作品后,开始出画册及安排运输。“当时运输非常艰难,因为我们组织艺术家参加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并不是一个政府行为,没有政府批件,这些东西作为艺术品根本就出不了海关。当时有一个人非常重要,名字叫鲍乐安,他跟艺术没关系,但是个非常开放的人,他开了一个工艺品公司,他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合法地运出去。”最后这些艺术品是当成工艺品报关,这也为后来丢画埋下了隐患。

  “这些画报关出口的时候是工艺品,怎么运回中国就有问题了。”弗兰回忆,双年展是1993年11月初结束的,当时她人已经在纽约,那个时候A ndalini建议中国艺术家作品在意大利热那亚再做一个展览。弗兰介绍,但是当时双年展有一个规定,所有国外参加双年展的作品展览以后都必须运出意大利,不能留在意大利。如果留下的话,艺术品在当地买卖,就有逃关税的问题。因此弗兰对A ndalini表示做展览必须得到中国艺术家的同意及授权,因此两人不欢而散。

  关键症结:送出意大利的作品未列清单

  弗兰说,当时的运输费用都是品牌商阿玛尼出的,她和艺术家协商的结果是,先把这些作品寄到香港的张颂仁那里,因为张颂仁已经在代理这些画家的作品,再让艺术家跟张颂仁联系,想办法把作品运回内地或是直接放在张颂仁那里代理。但是阿玛尼不同意,他们觉得从中国来的,就应该直接回中国去。最后弗兰又找了鲍乐安,请他帮忙运回了天津,之后又把这些作品运到香港。到了香港,张颂仁一打开集装箱,就发现作品缺了一大部分,而且是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少了一至两件。因为弗兰人在美国,因此最后艺术家作品离开意大利时经手者究竟是谁她也并不知道。

  弗兰表示,她当时就跟直接责任方阿玛尼联系,甚至准备好了材料准备和他们打官司,但是这个官司必须是每个丢画的艺术家联名委托律师在意大利起诉。但让弗兰失望的是艺术家本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丢了就丢了。

  意外线索:刘炜丢失画作后在法画廊出现

  弗兰在访谈中提及最新的一个发现是,她一个朋友在法国的画廊代理刘炜的画,曾寄给她刘炜作品的照片,问她是不是当年丢的那一幅,照片是个意大利人寄给画廊的,据说是多年前在意大利的一个小拍卖行上买的,请画廊鉴定和估价。弗兰查证之后发现照片中就是刘炜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丢的画。

  弗兰表示,这些丢的画这些年是她的一个心病,也一直在注意看这些画什么时候会出来。弗兰为打官司准备了两年,想做一个丢画的图片清单,把它在艺术圈公布,这样拍卖行一旦收到这些画,也可以去查。“但是艺术家一直都是无所谓的,而且我想起我辛辛苦苦做这个事情,没回报不说,还得到那么多不公平的对待,我就很伤心,所以最终我也没去做。”

关键词:张颂仁 丢画事件 1993威尼斯双年展 艺术家

更多新闻:

  Artprice报告:印度艺术家十佳榜单
  倪卫华影像装置《风景墙》登陆平遥古城
  在实用中体验情感:“2013白盒子艺术与设计100”开幕
  “悬而未决——苏新平作品”展今日美术馆开幕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