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财商频道 > 详细内容

艺术界“少帅”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2013年12月16日来源:艺术财经作者:威仔

高鹏 今日美术馆馆长

  31岁的高鹏在8月份接过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之际,立刻有媒体为他戴了顶“全球最年轻馆长”的帽子。

  “高馆”

  当笔者决定跟踪他一天的时候,他善意的“警告”了我,“我走路快,你可要跟紧了。”“听说你是摩羯座?”“对,还是工作狂”。

  11月7日,上午10点20分, 中国美术馆牵线的国际艺术交流项目的重要一站选择了今日美术馆,德国鲁尔区14个美术馆馆馆长迎着北京冬日明媚的晨光来“今日”参观学习,在德国留学多年的副馆长生病了,高鹏临时担当起接待和讲解。英伦西装,雪白的衬衣,一丝不苟的系着一条浅咖色围巾,皮鞋锃亮。他介绍起今日美术馆年底大展——朱伟的作品和创作风格,交流中有很多的手势和动作,声音不高,但随行的二十几个人刚好都听的到。随后高鹏带着一行人挤进了今日美术馆办公区空间并不宽裕的会议室里,播放视频,放映PPT资料,高鹏用英语流利地讲起了今日的历史、现状、展览动态。

  最后他说:“我担任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仅仅3个月,我们中国的媒体称呼我为‘全球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各位都是我的老师,希望我们保持联系,多向诸位学习。”这样自嘲的表述换来在场所有人的笑声和赞许的掌声。他时刻都在告诉别人:是的,我是个新人,但我在寻找一个方向。我的劣势和优势都是年轻。
今日美术馆的工作人员称高鹏为“高馆”,他们很怕高鹏经常性的在后半夜发布一些信息和安排的工作任务,馆长助理易玥有些无奈“有时我们很想把他设静音,或者干脆不理他。但是他会把工作安排得非常非常有条理,这点我们还都很佩服他。”

  馆长办公室在五层,是“今日”办公区一个相对安静的区域。巨大的书架给办公室坐了简单的区隔,一幅郑燮的竹、一幅宋徽宗的《听琴图》的复制品挂在侧面的书架上,遮住书架上塞的过满的书。“这些书你随便看。”高鹏在翻阅一沓需要签署的文档,每份A4纸贴着不同颜色的彩色便签贴。从8月13日高鹏以新身份亮相至今,他成为这间屋子的新主人还不久。

  当所有人以为82年的高鹏横空出世的时候,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经担任今日副馆长足足两年半,而他之前的经历更是足可以支撑住一个稳妥的“高馆”。

  “传说中那个学长”

  在近十年中央美术学院的毕业生的印象中,高鹏远不止是一个中国最大的民营美术馆馆长这样简单,我试图问一下他们对高鹏的了解,“哦,我记得刚入学的时候,他作为优秀毕业生给我们做了演讲。”高鹏回校做了连续两届的动员演讲,和他同台演讲的是一次是靳尚谊,一次是潘公凯。

  6岁开始学习绘画, 18岁收到了三大美院( 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最终他选择了央美设计学院。从小做班长的高鹏,在央美继续着自己好学生的生活,在花家地的宿舍单纯做着艺术家的梦,直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同学踹开他宿舍的门,一手拿着一张毛片,一手指着说:“你丫的还看英语!”。那时流行着“残酷青春”的艺术风潮,求学顺利、父母也完满幸福的高鹏,对社会对人性没有办法愤怒,这种“正常”在央美那种“不正常”的大环境里特别怪异,天之骄子的优越感也渐渐消失——“跟不上主流,我很痛苦。”

  他把这种迷茫做到了自己的毕业设计里。把人生的困惑列成单子,采访了北京60几所高校的同龄人,最后做了70多万字的一个采访录。采访录被粘成很多条,像西藏人挂风马旗那样竖着悬挂起来。路过的人只当这是一种风景,没有谁会真的注意另一个人的人生。“刚开始我发现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但是我全部采访完,就会发现大家大同小异,都是想照顾好父母、赚钱、出国、学英语,没有别的。”作品做完,高鹏也得到了解脱也和当时的自己达成了和解。

  最后他做了一个不锈钢的容器,把所有的纪录像仪式一样封存起来,不锈钢拉链记载了这一件时代档案。最后被命名为“找朋友”的毕业作品为他挣得那年学校毕业设计的一等奖,作品也被央美美术馆馆藏。同时,还获得了冈松家族一等奖学金,奖品是一万五千元的雷达表,一只他当年拥有过最贵的一块表。高鹏说:“我很感谢那个时候美院,包括我的工作室导师——谭平对我的包容和鼓励。”

  “我发自内心我想成为一个艺术家”,大学二年级时他有机会进入谭平门下,谭平极简的艺术情愫、文人的气质,是最接近高鹏艺术理想的工作室。“谭老师有种德国的表现主义的风格,他不会管你很多,但是会做精神指导。一方面他是个行政领导,另一方面是个艺术家,还有特别孩子气的一面。”

  没能成为奥运专家

  2004年,高鹏22岁,走进了国际奥组委,先后担任项目主管和景观副经理,是北京奥组委内部最年轻的奥运工作人员。

  刚开始接触项目,国际组织严苛的流程,高强度的工作给了他一个下马威,“真的很辛苦,我不知道哭了多少场。”和他一批去的年轻人受不了这样的强度,基本都走了,这时谭平站出来告诉他:“只要你坚持做完,到2008年你就会成为中国的奥运专家、中国大型体育运动会的专家。”奥运会结束后,高鹏回到中央美院读博士,没有在体育项目上走得更远。但是他从那时起积累了大型项目管理的经验,开始系统地整理收集大型活动的资料,对后来美术馆的管理工作起了很大帮助。

  “今日不养闲人”

  2010年底,高鹏结束伦敦艺术大学博士访问学者的学习,学成归国。从学生论坛到奥组委、到世博会,十几年高鹏做过太多项目管理。“一闭着眼睛都在想流程、想预算、想执行,”那时的高鹏只想做一份安稳的工作,比如去当老师。这时,张子康找到了他,说:“今日美术馆有位置,你来。”管理行政、展览、馆藏学术,三年来,高鹏亲历了美术馆所有的执行环节。

  入职今日,他的第一份工作——办公室主任。头一个星期高鹏对这种乌龙的安排很抵触,后来张子康馆长在公开的会议上说:“我从来不养什么闲人,博士也没用!出版社的博士一个月才给他们1800块钱,撵都撵不走。”这样的暗指让一个骄傲的年轻人面子挂不住了,于是他开始筹划员工培训,完善今日的行政结构。

  “看这些夹子,就是我当时整理的框架。”高鹏指了指身后的蓝色大文件夹,组织架构,工作职责,工作流程,绩效考核,员工培训及国内外美术馆机构调查,他一项项健全完善。当时高鹏用了奥组委的项目管理办法,制定三年、一年、一季、一月的工作计划及重点,每个人都要写清楚一周的工作,他就根据这样的任务计划跟踪大家的进度。同时,他也和工人熬夜布展,和警察交涉工程违规搭建,加强美术馆的安保,解决有人投诉美术馆有作品损坏的隐患。凭借着年轻人的冲劲,“一揽子”办公室主任,什么都干。

  没多久,张子康看到了高鹏的用心和努力。两个月后,高鹏兼任行政和展览部两个部门的副馆长。也是从那时起,从中国最年轻的美术馆副馆长,一路走到了今天。

  “原来还有这样一份责任”

  从全球范围内看,美术馆的馆长经历了几次大的变革:从最早教会性质的馆长到政府任命的馆长,到开始有大学教授、校长做馆长,后来又涌现出很多艺术家知名策展人馆长。最近几年则出现很多职业馆长,他们类似职业经理人:有丰富的人脉,有自己的艺术圈、社交圈,有很好的行政管理能力,也懂得怎么能把这个馆运营下去。

  两年前,英国文化教育处资助了一个项目,在艺术行业选拔了几个年轻人去英国学习。高鹏作为其中的代表在伦敦设计博物院、国家肖像美术馆、苏格兰国家现代美术馆驻地实习。英国国家肖像馆的Sandy Nairne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国家肖像馆在伦敦艺术中心的侧面,没有国家画廊那么好的位置。他上台之后做了很多改革,做女皇肖像展,做戴安娜肖像展,让一个不被人重视的肖像馆一下子变得特别受欢迎。高鹏以馆长助理的身份,跟了他两周。近两年英国政府的经济很不好,如果馆长想要做好的展览需要他自己去融资。Sandy Nairne每次开完会之后都要主动伸手向有钱人要名片,然后他就约吃饭,希望他们把钱捐赠给美术馆。

  “我记得当时他在跟这些捐赠者一起吃饭的时候,Sandy 让助理给他准备了好几个笑话纸条,上洗手间的时候就看纸条。因为他很疲劳,脑子根本就记不住什么东西,但是为了让这一个多小时早餐有一个特别开心的环境,必须这么做。因为他说,作为馆长的基本功就是融资。”

  至于当问到高鹏跟他学到点什么,他回答说,“我不是学到的,我是感悟到,馆长原来有这样的一份责任,而我以前是不知道的。”

  找钱

  而在中国,钱更是个问题,其他的都好说。美术馆是个“烧钱”的地方,收藏、展览、研究、教育,每一处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否则就寸步难行。筹资是馆长必需面对的课题,高鹏真正感觉到找钱的压力:“我目前没有个人时间,频繁出差,和赞助商谈,看财务报表。”

  采访当天中午,高鹏跑出去和几个明星朋友见了一面。快到年底的“今日”的答谢宴会,高鹏希望找几个文娱界的明星帮忙,动用大量朋友间的关系。能少花钱就少花钱,能不花钱,就更好了。聊了聊今日的一些基本情况,他又匆匆赶回美术馆。

  午饭是一份助手叫来的外卖,才吃了两口,副馆长带着挪威大使馆的文化交流人员来办公室找高鹏,谈2014年展览的合作,展览内容、形式很快说定。挪威方面受上级要求不想出太多费用,而高鹏也坚持美术馆是有运营成本的,不可能无止境超出预算。“如果每个大使馆都要来这做文化交流,表面上皆大欢喜,可我们是有运营成本。”僵持了一会,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今日会在明年带着一些重要艺术家去挪威做交换展,以此费用相抵。

  带着挪威人员参观完的展览场地——今日2号馆以后,高鹏又返回会议室。一天中第二次播放幻灯片为来访的客人讲解,这一次他面前的是某国际著名汽车品牌总监。学术展览、商业赞助、公益事业,跟随幻灯片的放映,高鹏很仔细地阐明了如果能成为今日美术馆独家的汽车赞助商,双方会有怎样和谐的互动和可期盼的未来。从高鹏很认真的语气中也感受到:年初失去了奔驰赞助后,找一家顶级的汽车赞助厂商的努力。

  在高鹏的“找钱故事”中,目前最广为人知的是安盛艺术品保险与今日的独家战略合作,安盛作为一级赞助商还与今日美术馆签订了一年的资金赞助合同。10月28日,在今日美术馆的新闻发布会上,极少参与美术馆事务的董事长张宝全在会上出现,也表示出对携手全球唯一的专业艺术品保险公司的喜悦。会上高鹏做了非常简短的发言,为了节省媒体的时间,他甚至自己把中英文都说了一遍,后来他对我说,“这是对于刚上任的我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资助与支持。”

  在他的描述中这次合作更像是一种水到渠成,“以前和安盛的亚洲区负责人詹妮弗见过面,两人建立了非常好的个人关系。我上任之后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中英文邮件:说明我目前的困难,说明我的观点,把我能为安盛做什么,我需要多少预算,一条一条的写了下来。”詹妮弗把邮件转给了德国总部和中国区的总经理,两个月后这次合作就促成了。

  “我觉得她其实真的挺仗义的,因为我那个时候真的很需要赞助商。我很需要有一个赞助商肯站出来公开来支持一下,来支持一下今日美术馆,来支持一下高鹏。”

  遵从艺术的宿命

  找商业赞助,完善美术馆保险,高鹏说他的工作都是踏踏实实的“下水道工程”。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什么,他倒也很坦然,“我不需要通过做一个特别大的展览,让别人记住我这一个人。”

  如今高鹏平均每周至少要单独约见若干国内外的馆长,艺术家,策展人。如果有人问他,你的策展方向是什么。高鹏都会们讲,“其实我是放弃了,而把这个工作交给学术委员会。从6岁就学画画到慢慢走到现在,我放弃了成为一个明星策展人和一个明星艺术家的身份,走到背后来做一个馆长。”但是这个被动的选择变成了高鹏如今地心甘情愿。因为在未来会有几百个大大小小美术馆在中国建成,这些馆除了硬件设施之外,更需要有人知道和专注软件如何管理、如何运营,而他把这当作是一个事业经营。

  高鹏说,我相信艺术是种宿命,有一天他还是会做回艺术家,这一段时间的经历更像他艺术生命的一个体验,“也许在美术馆行业里做五到十年的时候,我会做一、两件作品,这个事情就是基于美术馆角度怎么看待整个艺术生态圈。” 奥运结束的时候,我就做过一件影像装置,算是我对那段成长历程的交待.我很愿意通过艺术来和自己的成长达成和解。

  此间少年

  有时间的时候,高鹏会跑到北京郊区教留守儿童画画,那个由几个年轻人发起的组织里,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个城市的边缘,贫穷像一根刺在伤害这些孩子。“你渴望通过艺术改变穷孩子的心灵,这事你觉得靠谱吗?”“我记得我们教小孩在T恤上画画,他们的父母没有正当职业,甚至还是小偷,但是他们能拿到一件免费的t恤就很高兴,况且自己画的画穿到身上,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我们根本没办法拯救这个世界,我只能尽我所能。”

  梦想往往是一颗在暗地里生长的种子,说出来就显得矫情。2012年,高鹏30岁的时候,他在微博上写道:“今年,当有机会飞过世界大部分地方,身体和心里都萌生倦意。悄悄的对自己说:‘有机会走遍世界,有看不完的展览和画册,有个安静的地方喝咖啡,这不就是17年前的梦想吗,还抱怨什么?’”他说,感觉很满足。
2013年9月8日,上海民营美术馆论坛上,高鹏作为圆桌会议嘉宾应邀参加。会议间隙,当美术馆界的“老人”们忙着交际时,高鹏只是看资料,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我问他:“是不是那时刚上任,感觉没人理你啊。”高鹏有点惊讶:“还好吧,我没注意。从18岁考入大学开始,和周边的人相比我年龄一直都是最小的。这其实就会面临着别人对你的观察和不信任,你不能逃避,而最好的方式就是——你好好地把事情做好。”

  后记:十几年前,朝阳区的CBD还叫大北窑。今天,太多的摩天大楼在这里拔地而起,夕阳下恢弘的玻璃幕外墙反射出暖暖的光。它们成为新北京的地标,荧屏上,每一个发生在北京的奋斗故事都要用长镜头缓缓交代。十几年前,今日美术馆还是朝阳啤酒厂的厂房,斑驳的外墙,空间粗粝。今天,这里和身后的苹果社区早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在CBD的聚集地。从今日主展厅向北望去,目光略过岳敏君不锈钢雕塑群,不足一百米外铺设着北京站开往东北方向的铁轨。几十年间从这里缓缓驶过无数列绿皮火车和电汽机车,那天有一辆辆的高铁,从我眼前疾驰而过。

  对话高鹏:

Q:上任几个月以来,你感受到外界对你有什么样的反馈?作为艺术界的年轻一辈,上一代人对你是一种什么态度?
A:我上来之后,美术馆界、艺术界前辈和艺术家们,对我是一边倒的期盼和扶持的状态。很多馆长,老艺术家,他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Q:我看到国外的媒体对你似乎很感兴趣?
A: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他们是很好奇,好奇来源于以前他们对中国的有着非常刻板的印象。怎么中国会有这么年轻的人做馆长?一个国外媒体看到我说:这是中国新一代要崛起,觉得终于有一个新的形象和新的可能性在中国发生,所以也会渐渐改变他们对中国的看法。

Q:听说你也有自己的收藏,都收藏什么种类的艺术品?
A:我有一部分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因为我买得起他们的作品。最近还在买朝鲜艺术家的作品,也是因为买得起,而且他们画得超级好。买的玩,也可以送给父母。另外,收藏一些摄影作品,在捷克时还收藏了许多刻画卡夫卡的石版画。

Q:着装有什么特殊要求?你不是每天都穿着正式的西服吧?
A:从我当副馆长开始,就每天大量接待国内外的馆长,艺术家,出于尊重我都会穿西服,也代表美术馆的形象。平时是夹克上衣牛仔裤,毕竟还是个青年人。

关键词:高鹏 今日美术馆 馆长 经营

更多新闻:

  毕尔巴鄂模式失效
  艺术品电商的云图
  首届“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在广东美术馆举行
  民营美术馆风雨历程:非盈利性与资金来源矛盾重重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