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艺术家 > 艺术家信息 
方力钧的“光头形象”
                            
日期: 2006-10-24 11:51:10    编辑:冷林     来源:     

    近二十年来,中国现代艺术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特别是在经历“‘85美术新潮”与“后’89”阶段后,最近几年,它的成就已逐渐为世界所接受。20世纪90年代,中国施行与国际接轨的市场经济政策,这一政策加速了中国现代艺术社会化与国际化的过程。另外,伴随着中国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间的经济合作,中国现代艺术家也在以自己特有的眼光,利用国际间民间文化交流的渠道直接参与国际艺术舞台的表演,直接与西方艺术家对话,为国际间的艺术发展做出自己特有的贡献。这方面,成就较为突出的当属1963年出生、1989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年轻艺术家方力钧。
    方力钧以其优美得近乎是平涂的手法,把有明显个人标记的光头形象结合进平凡的、司空见惯可以熟视无睹的场景,表现一种失落的和无目的的感觉。而从这种失落和无目的的感觉里,我们一直都能明晰地体会到其中对一种更大文明的渴望。这种文明很难用地理的概念来形容,相反,他更具有一种穿透性,使地理中的人和物获得一种新的彼此赞美和吸取的关系。方力钧的这些表现手法与他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木刻专业所受的教育密不可分。木刻本身在中国有很长的历史。如果要用几个词来表达这一专业日后在方力钧绘画中的作用的话,那就是:简洁、概括和单纯。在他静谧的充满幻觉的画面里,幽默的带有自画像性质的光头形象始终闪烁在不断变换的大地上,它想以命运叙事的身份进入画面,但始终被自我的不可捉摸性所困扰;同时,它又拒绝叙事,但一直为身边所发生的事纠缠;它的态度不甚明了,但总透露出一丝危险;同时,它又想不顾一切地占据空间,以此表达对未来的不可名状的希望。国内的一些评论家有的将其作为“新生代艺术”来确立不同于20世纪80年代艺术的新立场,有的将其作为“玩世现实主义艺术”试图延续20世纪80年代的社会批判色彩。但方力钧的艺术并没有被这些归类所限制,一直以其模棱两可的神秘性来回答一种未来的召唤。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方力钧开始在画面上发展一种更抽象、更单纯的因素。他经常采用单色的处理方法以及“水”这样具有时间变化的对象,从个人角度试图对东方历史与哲学进行一种有价值的超越,这种超越始终建立在当代各地区历史与价值寻找积极对话的基础上。正是基于这种超越,方力钧经常往返于中西间,参与世界各地许多重要的国际展览。
    在方力钧看来,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参加国际间的艺术展览不仅仅是为了让西方的观众了解,而更重要的是对于今天来说,这种交流业已成为作品本身的含义。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怎样从一个新的角度参与国际对话以及怎样在国际新文化中确立自己的位置已变成我们在创作前必须回答的问题。
    1990年以来,中国现代艺术随着自己风格的形成,已参与到像“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及“卡塞尔文献展”等这样标明未来艺术发展方向的世界最著名的展览中,它带着古老的东方传统及仍在继续实验着的社会主义传统,以其颇具特色的现代性的方式积极地在现代艺术舞台与世界展开对话。真正的中国现代艺术而不仅仅是中国的古代艺术在这期间已逐步被世界所接受与承认。去年,日本美术基金会首次为日本以外的亚洲艺术家方力钧在日本著名的福冈美术馆举办了题为“方力钧—— 不确定年代的人的意象”大型个人回顾展。这个展览在日本引起了轰动,日本电视台还为此作了专题报道,日本传媒把方力钧誉为亚洲最有希望的艺术家。在日本的书店里,方力钧的画册也与世界一流大师的画册放在一起。在世界上,三十多岁的年轻艺术家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不多见的。
    最近,世界上极负盛名的荷兰斯第利克博物馆举办了题为“方力钧:从阿姆斯特丹到北京,从北京回阿姆斯特丹”的方力钧个人最新作品展览,博物馆为此次展览特地邀请了在推举中国现代艺术过程中做出独特贡献的资深望重的批评家栗宪庭出席开幕式。这个开幕式非常隆重,荷兰以及世界各地的许多艺术评论家、艺术主持人、艺术经纪人及艺术收藏家都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持续的时间很长,博物馆破例第一次在博物馆里面为方力钧的个展举行了盛大的晚宴,博物馆的代表及方力钧本人都讲了话,荷兰当地重要的报纸都在头版以整版的篇幅刊登了方力钧的头像和有关报道。这是一个很少见的场面,不论从展览的规模,还是从对方力钧的个人宣传与评论来看,它都明确标志着方力钧这个中国年青艺术家已经进入到世界一流艺术家的行列里。这个展览不仅让我们充满希望地看到了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实际结果,而且也将为欧洲更清楚、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当代艺术,从而建立起有效的文化对话提供一个难得的机会。   
    方力钧认为所有这些成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同时也是属于中国现代艺术的。这个结论指出了中国现代艺术家身后广阔的、源远流长的文化背景与资源,以及这个背景与资源在今天的世界上所可能产生的新价值。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方力钧目前仍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国内,亲身汲取国内正在进行的“中国式”的现代化进程的营养,这一营养将牢固地为他在后现代的全球化艺术进程中获得独特的位置。
    今天,中国是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与中国经济相适应,中国现代艺术也处于一个非常活跃的阶段。但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经济怎样与中国现代艺术取得有机联系,并进而在整体上推动中国现代艺术发展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事了。中国现代艺术不仅是艺术自身的事情,它还标志着一个国家现代化的程度,同时体现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形象。

 


 

 【今日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