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艺术家 > 艺术家信息 
专稿>今日艺术讲坛 第一讲 所谓美术馆面面观
                            
日期: 2007-1-16 11:13:08    编辑:谭潭     来源: 今日艺术网专稿    

题目:今日艺术讲坛 第一讲 所谓美术馆面面观
时间:2007年1月13日  15:00
主讲人:陈丹青

今日艺术讲坛:陈丹青讲课现场

正文
主持人:
首先欢迎大家来到“今日艺术讲堂”,这个是我们今日美术馆开办的一个新的系列活动。我们希望在今后能够给艺术爱好者们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能与文化和艺术界的知名人士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现在我们就把话筒转给我们著名的艺术家陈丹青老师,由他为我们的“今日艺术讲坛”敲响上课铃。谢谢!

陈丹青:“美术馆”这个词儿中国是没有的,是国外来的一个词。“美术馆”这个词,英文就是“Museum”。Museum 翻译过来,准确的应该叫博物馆,但是我们现在这个博物馆,美术馆通常是混在一块叫的。就是从词源上来说,到底什么叫“Museum”,也就是我们说的“美术馆”,其实我没有去查过。所以,我以下讲的关于“美术馆”的各种观点很可能是错的,我之所以敢于在这儿讲美术馆,无非是因为我在国外呆了一些年头,经常泡在美术馆里面,所以从这个里头我就经常攒了一些记忆,攒了一些感受,今天跟大家先讲一下。

尽管我出国到现在,就是回国以后短短7年,中国出现了这么多美术馆,我仍然说:“中国没有真正的美术馆”。 我自己想出来一个词,就是我们没有“美术馆文化”,我们只有“美术馆”。现在如果范迪安馆长、杨力舟馆长在我面前,我会仍然告诉他:“中国美术馆仍然不能算一个美术馆,它只是一个陈列场所,不能算做美术馆。”

当然像上海博物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这么几家官办的美术馆,差不多可以说跟世界接轨和将要接轨,但是其它美术馆,包括江苏美术馆,民国政府时期的中国美术馆仍然是一个地方美术馆,而且他的管理观念,仍然停留在60、70年代,也就是30、40年前。

所以我回来以后发现,造一个美术馆不难,出现一个美术馆很快,但是对美术馆要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然后能够利用美术馆,然后在我们的国家,社会,做活动,发生文化的影响非常难!

什么是美术馆?

那么,我下面试着说什么是美术馆?
美术馆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我以前认为美术馆是终点,到了顶了,我的至高理想就是碰到这个天花板。结果我发现不是,它是一个起点。他在序言当中写到,他说:“我也没有办法告诉大家什么是电影,我写的所有这些文章,试图告诉我自己什么是电影?”那么,我今天在这儿讲美术馆,其实也是通过这个机会,想办法回顾我自己在国外这么长的一个阶段,我怎么慢慢纠正,就是什么是美术馆,慢慢明白美术馆是什么。

 美术史不是静态的,是动态的,不是死的,是活的,如果你想让它活,那么呈现美术史,最雄辩的办法就是美术馆,最公正的场合就是美术馆。我曾经写过一个稿子,就叫“回顾展的回顾”,我的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这不是一个死的历史,这是一个活的历史,就是今天一再炒冷饭,炒的非常精彩,从文艺复兴到印象派,从希腊到中世纪,还是那些作品,还是那些作者,每一个时期,每一个流派,每一个个案,都会找出一个新的脚步,新的观点,新的材料,然后反复比较,反复引证,反复联系,然后发掘出新的价值,新的追问,新的结论。……
所以,我再引申这个观点,就是“美术馆不是坟墓,是摇篮。”为什么呢?刚才实际上已经谈到这个问题,就是当一个美术馆在20世纪举办过去世纪作品的时候,就像艾利普森说的那样“过去的作品都被动了一动”。动的后果是什么?直接影响当代的创作。……
我很久才发现,在西方你进入一个美术馆,一个作者,一个作品进入美术馆未必是在肯定你,也不是在否定你。比如纽约惠特妮美术馆,惠特妮是专门为美国人准备的,她的双年展,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就开始举办,一直到今天。女性主义,同性恋,艾滋病,堕胎,种族歧视等等这些问题经常会出现在他们的双年展上,不是告诉你现在绘画风格怎么样,流派怎么样的。而是在告诉你今天的绘画跟社会的互动关系是什么,两年前的主题和今年的主题有什么差异,呼唤再过两年又是什么主题?

纽约还有一个重要非正式的美术馆,叫PS1,就是第一号公共小学,最早是一个基金会,是一个空间,介于学校、文化中心和美术馆中间这么一个机构。全世界的艺术家都可以朝PS1写申请,然后把你的幻灯片给他看,他觉得你好,他就让你过来,但是注意所谓这个好,不是肯定你,不是一个荣誉,意思就是说你的东西非常有意思,他不太明白你在做什么。我每年去看那个地方,真是一个摇篮,很多人从里面出来,所有八九十年代后来有气候的,路走下去的,越走越大的,很多、很多人都从PS1出来。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说西方的美术馆,不是一个终点,是一个起点;不是一个坟墓,而是一个摇篮。同时,它不是给你做历史结论,而是展开问题,很可能还推翻他们自己已经有过的结论,在推翻过程当中,重新确立新的,更有意思的原则。
美术馆是超级课堂,是超级大学,是一个教育场所,又是一个政治场所

所以再接下来,我将自己带出这个误区, 这个误区是什么呢?美术馆是欣赏艺术的地方,陶冶性情的地方,结果我去看了以后不是这样的。 美术馆是超级课堂,是超级大学,是一个教育场所,又是一个政治场所,这似乎是个说不通的事情。

我们说历来的艺术是为了能够欣赏,审美,陶冶性情,但是,现代艺术就会发生问题,现代艺术颠覆了过去的你的一个认识,你的趣味。所以现代艺术老是带来麻烦,不光是在中国,在西方也是这样的。

比如杜尚,他1914年就到纽约,可是美国绝大多数人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差不多要到二战以后,比较明白的一些人开始明白了,杜尚不得了,他是真正的颠覆者,是一个真正制造新的规则的人。可是到了1980年,90年新世纪,我亲眼看见在文论上,展览上一个新的认识杜尚的高潮,很多专栏,很多专书陆续出版,这个时候他死了已经30多年了。所以他一直在给大家上课,死了还在给大家上课,而美术馆就是提供课堂的地方。

我的结论是被教育过的国民,被美术馆教育过的国民,和没有被美术馆教育过的国民是不一样的。我曾经在自己的写作里头,一再的引用约翰博格那句话,就是一个始终把自己置身于历史的民族和一个遗忘历史和历史隔断的一个民族,在选择和行为的情况下要自由的多,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所有过去的作品,对于今天来说全是政治问题。


中国美术馆目前的问题
问题之一: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行政文化,我们的体制结构。范迪安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我非常高兴,我了解他,他是一个非常有文化远见的人,有好奇心,很少有偏见,他适合做美术馆馆长这样一个职务,但是他说了实话,他说:“我进去最需要周旋的不是美术馆业务,而是美术馆的行政工作、行政人员、行政势力。”
问题之二:管理的观念和效率问题。固定收藏在我们这儿始终没有建立起来,没有历史收藏,没有固定陈列,而固定陈列就不能成为国民的日常生活、日常经验,就是国民的素养,国民的历史意识,永远是被动的,永远不可能自主,永远不可能成熟。
我在谈文艺复兴那篇文章里面也兼带谈到美术馆的问题,就是要建造一个世界水准,世界规模的美术馆要比制造原子弹困难100倍。但是中国要建造像卢浮宫,像大英博物馆,像梵蒂冈,像大都会博物馆非常、非常困难,没有人能够预言什么时候能够出现,这是一个综合国力的问题,也是一个文化国力问题。
问题之三:美术馆活动与社会,与媒体,与民众是什么关系?我们美术馆文化要推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西方人上美术馆不是他们的素质高,是他们有美术馆去,我们这儿是没有美术馆。长期没有美术馆,等于是你这道菜,人没吃过,人的生理构造没有这一味,所以等着菜上来了,他未必要吃,他的筷子又夹到老菜上面去了,他未必要吃。
问题之四:民间美术馆生存的困难。这个困难分很多方面,根本讲不完。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的民间被破坏的太深了,太久了。举一个例子,在法国,很多画家是乡下人,如果要看这些18、19世纪的大作者,你得专门坐火车到他们的家乡去看,看了以后,你根本不相信,你就发现太多的作品还在家乡,光是安格尔的素描上千件在他的故居。而我们的老祖宗在哪里,董其昌是松江人,今天到松江逮到任何一个人问一下,没有人知道董其昌,可是董其昌这样的画家,西方到今天还没有诞生。最近中央台在采访四王,终于找到他们的后人,乡里面,每次有外宾来了,把他们叫来了说:这是四王重孙子,喝口茶就让他们回家了,做旅游生意用的着他们,在文化上毫无根基可言。基本上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中国的处境四王跟哥雅差不多是一个时期,最晚一个到18世纪。
问题之五:我们的美术馆,无论是官方的美术馆,还是民间的美术馆,在操作的时候,还是缺乏历史眼光,缺乏世界眼光。再有一个就是资金问题,资金问题不是我特别懂的一件事情,
这个从略,不说了。在短短的改革开放20几年,短短的近十几年,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多美术馆,尤其出现了像今日美术馆这样的机构,非常、非常了不起,我没有最高要求,我只有最低要求,就是办下去,办下去就是好,办下去就是出路。


 

 【今日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