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展览 >  


 
《欲象》展览


查看更多展览图片......
 
 

展览名称:《欲象》展览
展览时间: 2007年7月28日---8月28日
开幕时间: 2007年7月28日(星期日)下午三时
展览地址:北京通州宋庄美术馆
主办:宋庄美术馆
艺术总监:栗宪庭
策划:长风
参展艺术家:焦兴涛 韩旭成 黄文亚 廉学洺 刘海舟 吕顺  明可 庞宏伟 齐中华 单竹兰 舒勇 屠宏涛 魏言 邢波  薛滔  张建俊 张利语 张小涛 赵俊涛

                                      策划前后
                                              长风

    2002年策划完<<芯片的心>>后,我觉得这个展览只是一个巧合和朋友玩了一把,后来因生活的拮据和艺术上的迷茫,使我很少策划主题性展览,只是在思考找自己艺术和生活的切入点.2002年下半年我开始尝试画一些水果和吃的东西。主要强调视觉的感受,像广告画,光、亮、艳、美当时觉得视觉冲击力很强,像我以前搞的平面设计。后来一些朋友都说我画的很艳俗,于是我便开始把中国菜系列作品画成黑白的很像水墨画,只追求意象化的感觉。通过吃来反映现实的一种迷离、腐化、旋晕的享乐主义场景。后来看了刘海舟画的灿烂的肉鸡,韩旭成画的烂白菜,以及在网上看到张小涛画的烂草莓等,于是便有了想做展览的冲动。其实我并没有把自己作为一位策展人的身份介入其中的,只是觉得在做画的过程中反思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去做,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很想把这种想法通过作个展览展示出来,前面的策划的两个展览也是得以巧合做的。有些朋友经常见面戏言称呼我为“张策”,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成为策展人了,策展人这个身份放在我身上实在是太重了,只是觉得自己好象一个笑话故事中那个不知被谁踹了一脚掉到水里的人,“扑哧.扑哧”地游到对岸,得到奖赏还不知道哪门子事!既然你跳到水里你就不得不拼命的靠上游,我有时觉得策划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展览太难了,你得自己设计房子还得自己盖,和泥砌砖都是你的事,更难的是你得有钱去盖你的房子。
        
    04年我开始写点这方面东西选择艺术家,05年过完年后我的学生翁露燕的男朋友张曦说西单有个商场二楼现在闲着,想做艺术这方面的事情,要我出个策划方案和商场的经理谈谈,我以《物欲与我》为题弄好了方案, 结果谈了几天商场不掏一分钱还要艺术家的作品,我们两人无奈的放弃了。接着我一边做我的作品一边完善方案计划,期间和好多朋友谈论关于物欲的一些想法,但好多人认为这个命名很宽泛,我和徐弘滨想了好多名字,但后来还是觉得物欲叫起来有意思点,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去做,大家都说还是做展览吧,2006年11月份我邀请画廊的负责人和几位参展艺术家谈怎么做展览,谈到最后就是出画册没钱,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欢而散。接着我到798艺术区又跑了几家画廊送了资料,都不了了之。后来几个朋友说,还是在网上先做个展览,做好了引起别人的关注,就会有人投资作展览的。我整理了16个艺术家的资料给我的朋友范中,在他的中周科技设计公司由他的爱人周晓茜编排设计好, 2007年元月开始发给各大网站,网上展览取得成绩是我难以预料到的,有18家网站联展。接着过完年我又和几个画廊谈了做展览的事 ,画廊都本着自己的利益去出发,都不愿意出画册的费用。

    3月份我到栗宪庭先生家看看能不能在宋庄美术馆做这个展览,栗宪庭先生对这个展览有点感兴趣,但对展览的名字《物欲艺术》觉得不好,他说你们的作品都是反物欲,你还叫物欲,物欲这个词句太泛了,在任何作品中都出现过,并且日本前几年有一个展览也叫物欲的场,和你的名字一样。但我想了好多名字都在心里就否定了,觉得再没有物欲这个词普遍不过了,并且我把这个词分开从新结构其含义,其一是物质本身的欲望,其二是人为的物化性。他觉得我说的太宽泛没有实际的意义,认为我把一个现实的问题上升到一个哲学层面上谈很难说得清,你又不是哲学家,还是从本身对现实的理解去分析作品的意图。我们俩为这个名字商量了好半天,我有写了几个名字,物化.欲化.异物.物象等,栗宪庭先生说我还是没从内心去认识物,只停留于表面,还不如从你们的作品中命名为《欲象》,欲望.意象,你们的作品都给人传达消费物品的欲望 ,表现形式都有中国画意象的感觉,后来我们都认可他的这种命名。
        
    命名的替换紧接着16位艺术家也有8位不适合展览的主题。考虑到宋庄美术馆的空间大艺术家的作品少,并且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栗宪庭先生觉得还有很多问题,让我再继续找与之相关艺术家,我成天成夜的在网上.画册里寻艺术家的资料,然后和他们联系,又让参展的艺术家相互推荐,先把资料给我传过来我看看,然后再和栗老师约时间让他看,栗先生艺术的观点很是明确,记忆力令我吃惊,那位艺术家的作品是学谁的,那位艺术家的作品跟你策划的展览主体性不明确,那位艺术家对待艺术态度已经是完全的商业化了等等,栗先生淡泊的处世态度和强硬的艺术观点,是我学了好多东西,感激的同时使我不断克服种种困难,找相对应的艺术家和赞助商。我先后找了57位艺术家,栗老师和我最后定了19位艺术家参加展览,在人员确定同时我进一步跑赞助的问题,我又经别人和798的一个画廊及观音堂艺术区的画廊谈与宋庄美术馆合作共做这个展览,但都因为钱的问题和回报的问题而泡汤,正在发愁之时,吕顺介绍我和一个画廊谈,画廊的负责人在电话里说钱不成问题,但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加进他们代理的两个艺术家,我不同意,事情后来就不了了之.吕顺又介绍了两位收藏家和寒舍空间在没有任何要求下拿了钱赞助这次展览,我表示由衷的感谢他们对展览的支持。

    这个展览能在宋庄美术馆的举办,特别感谢栗宪庭先生对这个展览的指导和支持,把宋庄美术馆提供给我们这群年轻人做展览我由衷的感激。同时也感谢艺术家的相互推荐作品和大力支持。再次感谢两位收藏家和寒舍空间对这次展览友情赞助。


 【今日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相关评论
灿烂――《欲象》展序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