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展览 >  


 
越界------王长明作品展


查看更多展览图片......
 
 

策 展 人:张朝晖
展览主办:朝艺堂
开幕时间:2007.11.24 3:00
展览日期:2007.11.24-2007.12.21
开放时间:星期二至星期日11:00-19:00(周一休息,如需参观请预约)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东街

                             越界
                             --------  看王长明的艺术实践

 当代社会生活是一个由多重世界组成的万花筒,每每让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这些由大到传统文化,西方文化,现代文化,东方文化,小到服饰文化,餐饮文化,旅游文化,性文化的文化版图中,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诸多细节组成的多重的而且相互关联的文化和精神世界是当代中国社会与精神生活的基本特征。总体而言,是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的复杂的组合体。中国艺术家正在面对的正是这样一个复杂而纷扰的世界。他们的艺术实践也多少体现了这样的文化冲突,融合与嬗变。王长明就是其中的一位。在经历多年的试图用西方油画语言表达东方文化气质的艺术实践之后,他另起炉灶,进行跨越文化视域的新探索。

从表现手法看来,王长明的作品总是不能很便当地归入到激进风格的当代绘画中,但却有一种少有的耐人寻味的内在魅力。表面看来,和以往一样,他似乎在采取一种折衷的方式来表现自己对多重文化现实的内心感受。在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念的表现方式中,巧妙而温和地融入当代视觉文化元素,仿佛让两个异质的文化符号系统进行糅合与无逢衔接。这里展出的《石头记系列》作品更是直接的体现了他的这种独特的艺术探索,也是他内心的真正回归。这回归,不是回到中国传统水墨的形式上,也不是回到中国传统民俗的形式上,而是回到了他对中国当代文化本质的把握与传统文化气质的延伸与演变之中。

王长明是一个沉静而内敛的画家,在他的作品中总是体现了潜意识中的微妙涟漪。作品中没有激烈的情绪表现,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柔和,沁透着历史与岁月积累的浓密气息,一切又表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不用说,当代生活的种种影响是谁也无法规避的,但长期浸透在南方文人文化环境中的他,并不像如今大多数的当代艺术家那样表现出焦躁与不安。他心平气和的将这些影响与自身的实际、自身的文化背景调试融合,于是出现了《石头记》画面里的中国传统水墨与园林中的假山与"国际传媒符号"的混搭。就因为他对自身文化的坦然与平和,这些混搭并不显得突兀,反而觉得是顺理成章的。同时,童年的王长明对江南园林与山石留有深刻的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不能忘怀,在画中则表现出悠远与绵长的情调。因为今日社会的束缚、残酷与无可奈何,更让他对儿时的游戏、儿时的天真和快乐产生了无比的怀念之情,也更让他有理由反思今天的一切。因此,童年生活中的园林与山石对他来说,有了深远的意义。但这童年毕竟已经过去,这些生命的记忆也在缓缓地消失。作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毫不吝啬的将时光流逝的感觉表现了出来,假山石的部分如融化的汁水从上流溢下来,有些怀旧,但没有伤感和惋惜。这还是王长明惯有的冷静和对事物表达时体现出来的所谓"合情合理"。这"合情合理"也就造就了现在《石头记》作品的风格独特。可以肯定的说,从儿时到此刻,作者的潜意识对这批作品的创作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王长明是一个手法细腻的艺术家。你能感到他对自己作品的珍视,他仔细考虑了每一处构造和每一用笔的大小缓急,每一形象的潜在寓意。在他的画面中,薄与透是他极力要强调的两个特点。这或许就是作者极力想追求水墨画效果以及记忆依稀的方式。在这里,你又不得不说他是一个一直求新求变、不断追求的艺术家。他运用了油画的材料,试图创造出中国传统水墨的意境与审美情调。虽然,这样的创作方式,现在的许多艺术家已经考虑到了,但王更进一步的将自身记忆中的中国传统文化对自身的影响与现代文化对自身的影响相融合,这就是更深入的融合。而且的他的融入,让观者都觉得舒心、温和而宁静。这又如他的表现手法一般。因此,王长明的作品中处处体现了和谐的因素,每一因素、每一表达、每一情绪都环环相扣,完整明晰。

这个展览上推出的他的最新作品《长明制石》也非常能说明他尝试"越界"艺术探索的方法和态度。用新的技术化切割工艺,他将一块太湖石切割成一个精准的几何体。原本由大自然上千万年的物理与化学作用而形成的怪异而恣意形状的太湖石变成了有理性和技术化色彩的立方体,而太湖石变化莫测的孔洞与切割后呈现出来的肌理则使原来的太湖石变成一个难以归类的东西。更为有意思的是,太湖石代表着中国上千年的文人审美趣味,也体现着中国传统的自然观和审美哲学,而精准几何体则是西方极简主义艺术的基本样式。艺术家的《长明制石》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审美精髓与西方当代艺术的语言有机地结合起来,水乳交融,难分彼此。比较充分地体现出他"越界"的艺术探索。这个难以名状的"长明制石"作品很难被简单归类为传统的雕塑或者当代流行的装置艺术,其实也有点像八十年代日本"物派"的大地艺术。他只是将感性的随心所欲太湖石进行规范化,让它改变了秉性,成为一种理性和感性,人工与自然结合的智慧化结晶, 是对"天人合一"思想的当代视觉艺术阐释。

将太湖石作为资源和材料的当代艺术创作已经是屡见不鲜了,例如不锈钢的太湖石(展望的作品),太湖石装置(蔡国强的《文化大洗浴》 1997),以及众多的描绘和拍摄太湖石的作品。而王长明的《长明制石》作品则是在观念上一个有突破性的进展,即使用貌似最简单的方式将中国传统审美和当代物质和技术文化进行衔接,从而体现了今日中国当代文化发展的最新的敏锐的直觉感受。

虽然一般来说跨界是种飞跃和质变的过程,但在望长明的艺术世界中,跨界的感觉犹如南方的春雨,绵绵地浸入大地。他的晦暗如同老照片的图像可以说是一个视觉隐喻,在一个迅速变化的古老文明中,是否有种种放大而延长的瞬间,以便让人们放松神经,捕捉和审视文化心理变迁的种种幻象和想象。在一个已经凝固的审美套路中,是否可以大刀阔斧地提炼出一个新的思维路径和艺术形象?这是艺术家用自己的艺术实践给我们提出的一个新问题。

                                                                          兆蕙 东维


 【今日论坛】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   

 
相关评论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