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财商频道 > 虚拟收藏 > 收藏导向 > 详细内容

衣冠与身体——读王颉的油画作品有感

2009年3月9日来源:今日艺术网专稿作者:彭锋

王颉 《虚迷 六》 120cm×190cm 布面油彩 2007年

如果将中西艺术比较起来看,我们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西方艺术重视身体,中国艺术重视衣冠。西方艺术十分推崇的裸体,在中国艺术中是绝对禁止的。中西艺术为什么有如此之大的差异?根据于连(François Jullien)的解释,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中西艺术的目标非常不同。西方艺术的目标是静态的形式,中国艺术的目标是动态的气韵。在古希腊哲学家那里,形式的含义有些特别,不是指外形,而是指理念。外形是可见的,理念是无形的。然而,美的理念是个例外。在所有不可见的理念中,只有美的理念是可见的。正因为美是唯一可见的理念,因此它有助于人们由可见的现实世界向不可见的理念世界超越。人是可见事物中最高级别的存在,人体的美相应地是所有美的事物中最高级别的美,由此,借助人体来体现美的形式或理念,就成了西方艺术的重要主题。在这种艺术中,身体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体所体现的美的形式或理念。这种具有美的形式或理念的身体,就是所谓的人体艺术(nude)。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身体都称得上是人体艺术。那些没有形式、没有理念的身体,仅仅是赤身裸体(naked)而已。形式或理念都是静止的、永恒的,适合用静态的身体来体现。一旦身体运动起来,形式或理念就会瓦解,身体就会成为赤身裸体。中国艺术的最终境界是气韵生动,注重对动态的描绘或暗示,因此中国艺术中即使出现身体,也不可能是人体艺术,而只是赤身裸体,就像在春宫图中出现的那些毫无形式可言的身体那样。表现气韵生动的最好题材,不是身体,而是衣冠,飘逸的衣冠。这就是中国艺术为什么避免描绘身体而着重描绘衣冠的原因。

进入现代社会以来,中西方艺术都在发生变化。尽管西方艺术仍然一如既往地热衷于身体,但身体已经不再是渗透形式或理念的人体艺术,而是世俗的赤身裸体。从印象派开始,古希腊哲学中的形式或理念就被驱逐出了艺术领域,身体已经不再具备展示形式或理念的功能,而成为现实世界中的肉身。更有甚者,在某些艺术家(如弗洛伊德)那里,身体已经不再具有社会、文化或精神的属性,而成为纯粹的生物学意义上的行尸走肉。在西方艺术中,身体由理念世界中的人体,到现实世界中的裸体,再到生物学意义上的肉体,这种发展线索形象显示了西方社会不断世俗化的历史进程。

现代性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去魅。不仅西方社会处于世俗化的进程之中,中国社会也不例外。用来展示气韵生动的宽衣博带,在现代中国中已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不是主动的、原发的,而是在西方社会的压迫下被动地发生的。因此,中国的现代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西方化。于是,我们在中国现代艺术中不仅无法看到象征气韵生动的宽衣博带,而且看到了被中国艺术禁止的身体。从理念世界中的人体,到现实世界中的裸体,中国艺术家在亦步亦趋地重复西方艺术的历史进程。直到今天这个全球化时代,中西艺术终于在生物学意义上的肉体上合拍了。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中,肉体成了最流行的题材之一。

然而,这种全盘西化的现代化进程,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中国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文化,这注定她的现代化进程会有所不同。中国正在向世界显示另一种现代性,一种与西方现代性相关但又不同的现代性。如果让我来设想中国艺术的现代化进程的话,最有代表性的可能不是从衣冠接上西方的身体,而是衣冠本身的世俗化进程,就像西方艺术中的身体的世俗化进程那样。如果要严格地对应于西方艺术中的三种身体的话,中国艺术中的衣冠可以区分为精神化的宽衣博带,对应于西方艺术中的人体;社会化的红装武装,对应于西方艺术中的裸体;肉身化的衣着装束,对应于西方艺术中的肉体。有了这样的对比之后,我们就会发现,王颉的艺术,处于中国艺术现代化进程的最新阶段,即肉身化的衣着装束阶段。

  王颉《表面·兴奋莫名Ⅰ》 布面油画 190×166cm 2005

上画的是衣装,实际上画的是肉体。他笔下的衣装,类似于弗洛伊德笔下的肉体。但王颉走的是中国艺术的现代化路径,而不是像某些艺术家(如刘小东)那样直接嫁接西方艺术。王颉的衣装让人想起红装武装,进一步想起宽衣博带,从而勾勒出中国艺术的发展历程,这些特性是那些痴迷于肉体的中国当代艺术所不具备的。换句话说,按照中国艺术自身的发展历程,现阶段的中国艺术应该是衣装,而不是肉体。

西方艺术由人体向裸体进而向肉体发展,原因在于今天只有在肉体中,在肉体的快乐和痛苦中才能找到人的自我认同。在今天这个体现高度同一性和匀质化的社会中,个体之间的一切差别都被枚平,剩下的只有肉体的痛苦和快乐才能唤醒人的自我意识。在美丽的人体、色情的裸体中迷失的自我,最终在疼痛的肉体中得到了赎回。在王颉笔下的衣装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这种自我的赎回,只不过它不是曾经迷失在人体和裸体中西方式的自我,而是曾经迷失在宽衣博带和红装武装中的中国式的自我。

网友评论

JimmiXzS2016-10-15 5:06:32
2cPSx9 http://www.FyLitCl7Pf7kjQdDUOLQOuaxTXbj5iNG.com
matt2016-8-14 18:20:28
GBtwzw http://www.FyLitCl7Pf7kjQdDUOLQOuaxTXbj5iNG.com
matt2016-5-13 19:40:23
wuQNH4 http://www.y7YwKx7Pm6OnyJvolbcwrWdoEnRF29pb.com
已有3位网友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